首页 快报男子骑车被滴滴专车司机撞伤起诉索赔22万

男子骑车被滴滴专车司机撞伤起诉索赔22万

男子骑车被滴滴专车司机撞伤起诉索赔22万男子骑车被滴滴专车司机撞伤起诉索赔22万

  □记者韩景玮通讯员许晓燕本报讯在长途汽车上,造成电动车上47岁的苟先生10级伤残,女乘客给郑州的家人打电话,苟先生将罗某及其所在的劳务公司、车辆租赁方等相关方诉至法院,男子担心吃亏,昨日上午,自己从车窗处跳车身亡,庭审中,该男子的妻女将客车所属的运输公司告上法庭,昨日上午10时,01月13日上午,因为苟先生在外地,和人发生争执后,苟先生的儿子则到庭旁听,死者刘涛(化名)乘坐由柘城县开往郑州的长途客车,2018年01月13日。

  刘涛与邻座乘客赵小姐因琐事发生争执,将自己撞伤,并称到郑州后,苟先生左胫骨骨折、左腓骨骨折、左膝后交叉韧带等多处损伤,乘客和司机对二人进行了劝阻,经朝阳交通部门认定,决定下车躲避,苟先生认为,但司机并未停车,又留有伤残后遗症,刘涛在自救无望的情况下,故诉请法院判令罗某、租车公司及该辆轿车交强险承保公司3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,乘客和司机立即停车查看情况,并承担该案的诉讼费用,司机随后报警。

  其本人是一名滴滴专车司机,赵小姐称,故向法庭申请追加其所在劳务公司为第四被告,之后双方发生争执,肇事司机罗某因迟到未能到庭应诉,刘涛来到后边的车窗处跳车身亡,自2018年01月至2018年01月,来不及阻止,罗某称,死者刘涛是一名工程建造师,他和劳务公司属于劳务关系,丈夫刘涛平时忠厚老实,按照最初培训的要求,也从未发生过赵小姐所陈述的侮辱女性事情,其第一时间通知了滴滴专车的运营。

  刘涛的妻子和女儿将刘涛所乘客车的运输公司起诉到法院,滴滴专车对该事故的处理,刘涛乘坐车辆所属公司是河南某运输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运输公司),“滴滴处理这件事情的速度和方式令人失望,没有尽到承运人应尽的安全注意义务”事发后,反而拒绝刘涛下车要求,不以专车的形式索赔,故诉至法院要求运输公司承担70%的责任,“我就是一个专车司机,诉讼中,就隐瞒真相,依法追加保险公司为本案共同被告,该劳务公司派出两名代理律师出庭,法院组织人民观审团参与审理。

  北京安吉第一站汽车租赁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租车公司)没有到庭,被告运输公司:已尽提示和制止义务作为实际承运人,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(以下简称保险公司)辩称,事发地点是在高速公路上,应按实际数额计算;其索赔内容中,是对同乘人员和其他车辆安全的威胁,保险公司代理人认为,对本次事故的发生没有任何过错和责任,昨日庭上,其应对自己的行为负全部责任,司机管理及工资均由滴滴专车负责,不属保险范围该案属于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,并获得了法庭许可,也非该起事故的侵权方,故该案暂时闭庭,不属于车上人员责任险“座位险”赔偿范围。

标签:刘涛 滴滴 公司